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六十四章.大丈夫当顶天立地
    在宋远桥的提议下,各大派之人纷纷附议,决定就此罢战,下山离去。

    他们先是在山上休整了一番,替受伤的门人弟子简单处理了伤势,又将各门下战死者的遗体收殓火化,以便带走。

    各派火化门下战死者之时,场中气氛不免有些沉默压抑。

    毕竟那些那些门人弟子,在半日之前还活生生的站在那里,叫着自己师傅/掌门,如今...能带回去的却只有他们的一捧骨灰了。

    就算是一向以冷脸示人的灭绝师太,此刻也是一脸的肃穆,眼中带着几分淡淡的哀伤。

    这一次攻山一战,她峨眉派门下的弟子,也是死伤不少。

    虽然她峨眉门下的核心弟子并没有折损几个就是了,但那些死去的普通弟子,也同样是她峨眉之人,她心中又怎能不感伤。

    ‘可惜,这一次,有朝廷的走狗从中作梗,倒是浪费了这一次绝好的剿灭魔教的机会了。’

    她心中还是有些不甘,但各大派都已经决意要停手罢战了,她就算心有不甘,也是无法再说服众人一起随她继续攻山了。

    各派花费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处理好了门下的伤员与战死者遗体,随后,各派之人再次集结,朝着山下撤离。

    因为担心朝廷一方的伏击,所以各派下山时,并没有分散离去,而是准备在离了昆仑山脉之后,再行各自返回山门。

    武当的宋远桥,俞莲舟几人,也都随同各派的大部队一同下山了,仅留下了陆植,殷梨亭,还有张无忌三人留在光明顶上,等待着三日后与杨逍了结恩怨。

    陆植见张无忌始终盯着正盘坐在地上疗伤的殷天正看,便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肩。

    “怎么?还害羞吗?去吧,去见见你外公,顺便替他疗下伤。”

    张无忌看了陆植一眼,在他的鼓励下,终于不再踌躇,大步朝着殷天正走了上去。

    他刚走到殷天正身旁,殷天正便已经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你便是素素的孩儿,我那外孙无忌吧。”

    之前张无忌随同俞莲舟他们一起过来之时,武当众人已经喊过了他的名字无忌,殷天正自然也听到了,心中已经知晓,他便是自己的外孙。

    “嗯,是我,无忌见过外公。”

    “哈哈,不必多礼,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爷孙两第一次相见吧?你娘也真是的,这么多年了,只顾着自己的相公和孩儿,都不带着你回天鹰教来见见我..”

    “对了,你爹和你娘呢?他们这一次没有来吗?”

    张无忌回道:“爹和娘这些年都在武当山上隐居,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下过山了,不过爹娘在临行前曾交代过我,这次到光明顶来,见到外公,一定要替他们给您多磕几个头。”

    当年因为谢逊和屠龙刀的事情,各大派其上武当山大闹了一场,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也过去了这么多年,但张翠山心中却依然还在记挂着此事。

    毕竟这江湖之中的想要抢夺屠龙刀的野心之辈可不少,他生怕自己重出江湖的话,可能会给武当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加上因俞岱岩之事,他愧疚之下,自斩了一条手臂,功力大退,所以从多年前起,他就决意退隐江湖,安心在武当山上度日。

    而殷素素也一直陪着她的丈夫,每日与张翠山在武当山上过着平淡的日子,倒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回过天鹰教见她的老父亲与兄长了。

    张无忌直接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给殷天正连磕了九个响头,三个他自己的,六个代替他的父母。

    “好了好了,好孩子,快起来吧。”

    “外公,让无忌来替你疗伤吧。”

    也不待殷天正拒绝,张无忌便已经来到了他身后盘坐下来,抬掌抵住了他的后背,一股醇厚阳刚的九阳真气输入了他的体内。

    嗯?!

    感受到那绵绵不绝的九阳真气,殷天正心中一惊,却是没想到,自家这外孙的功力居然那么强,几乎都不在自己之下了。

    这武当派,当真是好生兴旺,好生厉害,名震江湖的张真人与武当七侠就不说了,这年轻一辈的弟子,也是一个个武功非凡,先有那陆青植,一声呼喝威压各大派高人。

    再有他这无忌外孙,也是功力精深无比,不亚于江湖中那些成名已久的前辈宿老。

    如此看来,这天下第一派的名头,其实早就已经是武当派的了啊。

    张无忌正在给殷天正疗伤,陆植也与六师叔殷梨亭交谈了起来。

    “六师叔,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在三日后与杨逍决一生死?”陆植这样问道。

    他看得出来,殷梨亭已经心存了死志,三天之后,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与杨逍两人之中,只可能活下来一人。

    而以殷梨亭与杨逍他们两个人的武功,功力来判断,殷梨亭的胜算其实并不大。

    虽然这几年来,有原版的九阳神功做参考启发,以及灵桃酒增加功力,殷梨亭的武功提升不少,已经不弱于各派掌门一级的人物。

    但那杨逍同样也不是易与之辈,而且他的天资恐怕还要在六师叔之上。

    更重要的是,杨逍的年纪比六师叔大了将近二十岁左右,无论是体内真气的积累,还是武学修为,对敌经验,都不是六师叔能够轻易追得上的。

    所以两人真的生死相搏的话,六师叔的胜算真的不大,至多也只有四六开而已。

    殷梨亭当然知道陆植想要说什么,但他只是摇了摇头道:“青植,你不必再劝我什么了,我与杨逍之间,必有这一遭,即使是我死在他手下,也算是了结了我的心结了。”

    “所以青植你也不必再说什么了,如果过不了心里这道坎的话,你六师叔我这一生恐怕都不会畅快,这已经成了我的心魔劫数了。”

    “只有与杨逍了结了这一场恩怨,我才能念头通达,不然那股终日如大石般挤压在胸口的郁气,会让我发疯的!”

    陆植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提议,让他出战之时,带上自己的渊虹剑。

    以渊虹剑之利,当世除了张三丰之外,根本无人能直撄其锋,再加上殷梨亭那精深的剑术修为,就算是杨逍,一个失误恐怕也得饮恨于渊虹剑下。

    但殷梨亭还是拒绝,并直言,让陆植不要出手,不可以用任何方式,去影响杨逍。

    他想要的,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就算明知自己很可能不敌,他也不会用任何其他手段来达成目的。

    大丈夫,自当顶天立地,哪怕是复仇,他也不屑用任何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