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四十九章.少林来人
    时光荏苒,转眼间便已经是六年的时光匆匆而过,江湖朝堂之中,形式越发的波诡云谲,反倒是这武当山上,还是一如既往般的清净祥和。

    “报!启禀掌教真人,少林派使者拜山求见。”

    这一日,忽闻守山弟子报信,有少林的人前来武当拜山。

    对此宋远桥也是疑惑,那群少林和尚,没事跑他们武当山来干嘛?

    但毕竟人家都来了,宋远桥自然也不能不见,于是便打发了守山弟子前去将人迎进真武大殿来。

    “宋大侠,小僧少林慧真,奉我寺空智大师之命,特来武当,有要事禀报宋大侠...这是空智大师的亲笔书信,还请宋大侠过目。”

    宋远桥接过那少林和尚递来的书信,撕开信封一看,脸上的神色顿时变的奇怪了起来。

    这信中内容并不多,除却掉那些无有营养的客套话,其内核也就一点。

    ——少林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突发奇想的要去攻打明教,而送来这封信的目的也是为了邀请他们武当入伙,一同围剿明教。

    如果是几年前的话,宋远桥或许还不会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各大派之间与明教仇怨不少,而且是正道围剿邪道嘛...

    但是现在...他却是要将事情想深几层了。

    自从六年前,陆植将关于元廷针对他们中原武林的阴谋的消息带回武当之后,他们武当便已经知道,这江湖各派之间的深仇大恨,究竟是从何而来。

    尤其是明教这般公开的反元势力,那更是不知道被朝廷暗中给他扣上了多少顶帽子。

    虽然明教里那些人,也的确没几个称得上好人的家伙就是了,但如果没有朝廷的算计,他们也不至于落得在江湖中人人喊打的地步。

    所以近些年来,他们武当也一直都没闲着。

    首先便是彻底的清缴了一边他们武当山门之中的探子,随后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暗中调查着江湖与元廷的各种动向。

    再加上陆植时不时放出几个‘谈听’到的消息,提出几个推断,朝廷一方针对他们武林的大致计划,他们早就已经了然于胸了。

    而这次少林试图联络武林各大派围剿明教光明顶一事,只怕背后也有元廷在暗中操控。

    毕竟如今天下烽烟四起,反元势力层出不穷,而其中最大的一股反元势力,便是这明教的义军。

    又听闻这段时间,元军在前线的战争中,多有败绩...看起来元廷这是坐不住了,准备借少林之手,联络他们这些中原武林人士们,以对付明教光明顶上的那些高层。

    就是不知道,这少林这一次究竟是被元廷给利用了,还是早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却心甘情愿的与元廷一方默契配合了...

    毕竟当年少林的人挑头,邀约各派人士上到他武当山发难一事,宋远桥现在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再加上这一次又是少林出面,邀请各大派一同围剿明教光明顶,怎么看都不正常。

    虽然宋远桥已经从陆植的口中得知了成昆这个打入少林的元廷内应的存在,可是堂堂的少林寺,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一个小小的成昆玩弄于鼓掌之中?

    还是两次!就以他对那些少林和尚的了解,那些和尚可不像是那般痴傻蠢笨的人啊,相反,就没人能比那群和尚还要精明的了!

    宋远桥抬手轻轻的点着手中的信纸,略作沉吟之后才出声道:“这件事情,我已知晓,不过此事兹事体大,我武当内部得商议一番,才能做决定。”

    “之后我会专门修书一封,给贵寺回信的。”

    “那小僧便不再久留了,就此告辞,还望宋大侠能尽快回应。”

    宋远桥点了点头,朝大殿外的值守弟子吩咐道:“来人,送这位大师下山。”

    送走少林寺的和尚后,宋远桥很快便找来了张松溪,莫声谷等人,一同去寻张三丰商议此事。

    倒是陆植此刻并不在山中,还不知晓此事,不然的话,这‘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事,他可太熟了。

    宋远桥等人找到了张三丰,一同商议起了此次少林联合各派围剿明教一事。

    张松溪说道:“照我说,这事我们武当就不该理会。”

    “此事明显就是朝廷的借刀杀人之计,朝廷的大军如今正与明教的义军打的不可开交,朝廷在兵事上无法战胜明教,于是便起了让我等江湖人士与明教对拼的念头。”

    “而我们中原武林人士,一旦与明教开战,那么势必要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场面,就算我们各派能灭了光明顶,但事后我们中原武林也肯定要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到了那时,朝廷不但能重创明教,说不定还要来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对我们中原武林打击一番。”

    张松溪在武当七侠之中,向来以智谋著称,可以说是七人中智谋最高之人,他这一番分析,直接便点明了元廷的打算。

    在武林中煽风点火,栽赃陷害,恶意挑起武林纷争本就是元廷最喜欢用的手段之一,就连他们武当,此前都没少被算计。

    俞莲舟也是点头应和道:“四弟所言不错,这一次明显就是朝廷的一石二鸟之计,我们的确不应该上当。”

    宋远桥见张三丰始终不说话,便向其请示道:“师尊,此事我们武当该如何回应?要不然,便干脆将朝廷的阴谋直接向武林各大派公开,如此一来,那朝廷无论有何算计,都无法达成了。”

    张三丰却是摇头道:“还不到时机,朝廷现在虽然已经渐到困境,但依然还不是我们武林人士所能抗衡的。”

    “而且朝廷此番算计,是否还隐藏着其它的后手也犹未可知,贸然揭露其阴谋的话,只会让情况彻底失控。”

    殷梨亭问道:“那我们就真的如朝廷所愿,和明教拼个两败俱伤吗?”

    张三丰摇头道:“不,这一次围攻明教之事,我们武当只需表面答应,派出少量人手前往助拳,其他人则隐藏在幕后,暗中调查朝廷一方究竟有何算计。”

    “必要之时,也可由我们出面,揭露朝廷的阴谋,阻止各大派与明教的争斗,力挽狂澜。”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宋远桥又说道:“师尊,是否需要弟子派人把青植叫回来?”

    一月之前,陆植奉命下山诛杀一位肆虐江南的采花大盗,也不知是那采花大盗行踪难觅,还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山复命。

    张三丰点了点头:“此事的确需要知会青植一声,他这几年来一直在江湖中调查朝廷与汝阳王府的行动,对于朝廷一方的情况很是了解,此事由他来做最为合适。”

    数天后,一身穿青色劲服的青年来到了江南某座古镇中,找到了陆植。

    “无忌你怎么来了?是武当山上有何事寻我吗?”

    那劲服青年人,正是成年后的张无忌,他奉了宋远桥之命,下山来寻陆植。

    “青植师兄,无忌奉大师伯命,特来寻你,大师伯让师兄你立即回山,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于你。”

    陆植下意识的询问道:“无忌你可知是何事?莫不是朝廷那边又有了什么新的阴谋?”

    近几年来,陆植一直都在江湖上行动,也出手破坏了不少朝廷的阴谋。

    而这段时间,元兵在前线与各地农民起义军的战争越发胶着,所以陆植才猜测是不是朝廷那边又有了什么新的动作。

    张无忌摇头:“我也不知,大师伯只是让我来寻你,让你尽快回山。”

    陆植点了点头:“既如此,那我便与你一同回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