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三十八章.行侠仗义的正确打开方式
    那名叫花子带着陆植他们来到了一间封闭的小院前。

    “几位少侠,就是这里了,那些拐来的人都关在这里了...不过这间院子的钥匙只有李舵主一个人掌握着,小的也不知道他将钥匙藏在了何处。”

    陆植看了一眼那紧锁的院门,上面用儿臂粗的铁链来回交缠了好几道,还用了三个锁头锁住,不过这对陆植来说并无任何作用。

    渊虹出鞘,只一剑,那交错的铁链瞬间便如同豆腐一般被轻易从中斩断。

    “青书,无忌,去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不多时,一名名被抓到此处的妇女儿童便被两人解救了出来,陆植看了一眼,这一座小院之中,居然便关押了足足二十几人。

    而且那些女子身上的衣物凌乱破碎,身上也多有伤痕,明显是施暴的痕迹。

    还有那些小孩当中,有几人的手脚赫然被暴力折断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这不禁让陆植想到了一些极端黑暗的敛财手段。

    陆植眼睛一眯,瞬间便已经在心中给那些叫花子们判了死刑。

    他抿了抿嘴,走到一名孩子面前蹲了下来,替他检查了一下被折断的右腿。

    骨头经脉,乃至于肌肉都已经被暴力折断破坏了,这样的伤势,甚至比三师叔俞岱岩的残疾都还要严重,根本就无药可医!

    沉默了那么一秒之后,陆植突然出声道:“青书,无忌,去,把那些叫花子都杀了。”

    “什么?!”

    两人大惊失色,皆是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陆植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怎么?这不是你们自己要惩奸除恶,行侠仗义的吗?”

    “可是!”张无忌面露难色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杀了这些乞丐呢?”

    陆植定定的看着他:“你以为现在是在过家家吗?你以为所谓的行侠仗义又是什么?”

    “这些叫花子拐卖人口,凌辱妇女,折断小孩子的手脚,让他们到大街上博取路人的同情乞讨钱财,为他们敛财...”

    “你告诉我,他们该不该死?这又是不是你认定的‘恶’?回答我!”

    张无忌浑身一抖,咬牙道:“是!”

    “那你还在等什么?”

    张无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看起来无助又迷茫。

    陆植也不再理会他,转头看向了宋青书:“青书,你觉得,如果是师傅师叔他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怎么做?”

    宋青书也是有些慌神了的模样,但表现好歹比张无忌要好一些:“如果是父亲和各位师叔的话,肯定会直接拔剑斩了这些人吧。”

    那名带路的叫花子一听他们几个的交谈,顿时便急了:“几位少侠,你们可不能杀我啊,我只是个普通的分舵弟子,什么坏事都是我们舵主的主意,是他逼着我去做的。”

    “而且我还给你们带了路呢,少侠你们可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陆植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让师弟杀你们,也是我逼他们去做的。”

    按照他的逻辑,所有的坏事都是别人逼他去做的,那么陆植逼张无忌与宋青书杀他,也是应该的。

    陆植朝宋张二人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如果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的话,那你们两还是赶紧给我滚回武当山去,这辈子都不要再下山了的好!”

    宋青书咬牙,直接拔出了手里的剑,冲身边的张无忌说道:“无忌,师兄说的对,这些叫花子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合该宰了他们!”

    说着,便见他一剑直接刺进了带路那名叫花子的心窝,猩红的血花顿时在地上溅出点点血花。

    “额..嗬..嗬...你..不讲..信.信用!”

    陆植脸色漠然的对上了那人怨毒的眼神,心中波澜不惊,自己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会饶他一命的话。

    “青书,你..你杀了他?!”

    宋青书一剑从那人身上拔出,闭上眼深吸了几口气后,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走,无忌,随我去杀了那些畜生!”

    也不管张无忌脸上那挣扎踌躇的表情,宋青书直接便拉着他返回了宅邸大院之中,完成他们这一次的‘行侠仗义’!

    滋..怎么有种我才是反派的感觉,陆植摇了摇头,赶紧将这样的想法从脑袋里甩了出去。

    只希望这两小子经此一役之后,能成长一些吧。

    这时候陆植心头对这两小子的火气已经消了不少,那种将他们吊起来狠抽一顿的想法也淡了许多。

    干脆就趁这个机会,逼着他们体会一下这个江湖的险恶与真实,让他们好好的长个教训,也对这个江湖多一些认知。

    “这位..道长。”

    陆植回头,看向了那名走上前来的女子。

    “这位大姐有礼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那女子摇了摇头,然后直接一个大礼朝陆植拜了下来,说道:“小女子多谢道长的救命之恩,此大恩大德,必定永世不忘。”

    有那女子带头,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朝陆植道谢。

    陆植只是摇了摇头:“不必如此多礼,我也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等会我便让师弟将你们送去当地的官府报案,到时候你们就能够回家了。”

    听闻他这么说,那女子突然惊呼道:“道长!千万不要!”

    “哦?为何?”陆植不解的问道。

    “道长有所不知,这本地的县尹(元代县令的称呼)宋云峰,与这些恶丐们,本就是一伙的!小女一家便是被宋云峰所害,然后才被交由到了这群恶丐手中,由他们发卖出去...”

    陆植眉头一挑:“竟有这种事情?!”

    那女子神色凄苦的说道:“道长,实不相瞒,小女的父亲,便是这城中的县尉,他因察觉到了县尹宋云峰的所作所为,却又不愿与之同流合污,这才被害...”

    “所以道长决计不可到县衙报案,否则的话,到时候恐怕就连道长你也得被那宋云峰安排个罪名和由头,关进大牢中给害了。”

    陆植点了点头:“这倒是的确不能把你们送到县衙去了。”

    如此一来的话,对这群被拐来的妇女儿童们的安排,就得另做考虑了,还有那县尹宋云峰,等一会得去取了他的首级去,除恶就要务尽,一向是陆植的行事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