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十七章.盗贼劫村
    陆植一路朝着村中走去,飞云寨的那些盗匪们似乎将村里的村民们都聚集了起来,一路上陆植一个村民都没有看见。

    不过随着他越加深入村子,他之前听到的那隐约的呼喝声开始变的越加清晰了起来,陆植循声找去,很快便在村子中央的一块晒粮场中发现了村民与飞云寨之人。

    陆植看了几眼场中的情况,那些飞云寨的盗匪们似乎正在逼迫村民们上供,陆植亲眼看到一名农夫模样的中年汉子依依不舍的将一麻袋粮食递交到了飞云寨盗匪们的手中。

    飞云寨的盗匪随手接过麻袋,检查了一眼其中的粮食之后,便直接将麻袋装上了空地上的一辆木质板车之上,而这样用来装粮的板车,已经足足装满了七八辆了。

    陆植目光再转,将目光转到了场中另一侧的方向,那里聚集了差不多有二十个左右的盗贼,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一名体型消瘦的鹰钩鼻男子身旁。

    显然,那鹰钩鼻男子在飞云寨中应该身份不低,在场的群盗之中,就属他的身份地位最高,很有可能就是飞云寨的盗匪头子。

    而除了那些盗匪之外,那一片也有不少村民汇聚在那边,看那些村民的样子,应该是在向那些盗匪们祈求着什么。

    “大爷,求求你行行好,再宽限几日吧,这‘孝敬’,小老儿现下实在是拿不出来呀。”

    一名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的农家老丈跪在那名鹰钩鼻男子身前,卑微的祈求着。

    “而且大爷们往年不都是六月份才来收孝敬的吗?今年大爷你们提前了一个月,这麦子都还在田地里没收上来呢。”

    那鹰钩鼻男子只是淡淡的瞥了老头一眼:“大爷谁管你这些,反正我飞云寨的规矩,每年交孝敬,你们交的上来,那自然无事,要交不上来,哼哼!”

    说着,那鹰钩鼻便抬头看向了老头身后的一名小女孩,那小女孩怯生生的站在老头背后,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老头的衣服,头都不敢抬。

    “嗯,老头,你这孙女,有十岁了吧?”

    老头瞬间脸色巨变,赶紧一把将女孩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急声说道:“没有!没有!小老儿的孙女如今才不过七岁而已,还望大爷们行行好,放过她吧!”

    但那鹰钩鼻既然已经动了心思,自然是不会理会老头的祈求的。

    只听他说道:“正好,山上的寨子里最近姑娘数量不太够,就拿你这孙女来抵今年的债吧。”

    说着,便朝身旁的几个盗匪眼神示意,让他们动手。

    得到授意的盗匪男子当即露出一抹狞笑,上前便狠狠的一脚踹在跪坐在地上的老头侧脸之上,将老头整个人踹翻在地,鲜血不住的从嘴角涌出。

    但即使如此,老头也依然没有放开怀里的女孩,反而更加死死的抱住了她,就算满口鲜血,说话都漏风了,也还是在不住的朝那些盗匪祈求着。

    “大..大爷们.行行好吧..孩子她娘已经被你们抓去山寨去了..这孩子才只有七岁啊..发发好心吧..”

    然而他的求饶,只会让那些盗匪们更加暴戾!

    “嘿!你这老杂毛,居然敢不听话?!”

    那名盗匪脸色一厉,瞬间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居然就要直接砍了那老头!

    正藏在一旁屋顶,注视着场中景象的陆植也是瞬间眼神一凝,抬手便一把将手中的长剑飞射而出。

    唰!

    只听一道凌厉的破风声闪过,然后便见一把精钢长剑径直从盗匪男子的胸膛之中穿心而过!

    “什么人?!”

    突然的惊变,让场中的盗匪们顿时心下一惊,下意识的转头四望,想要找到出手袭杀他们同伴之人。

    下一瞬,陆植从一旁屋顶之上现身,飞速掠向场中。

    他的出现瞬间引起了群盗们的注意,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做出应对之时,陆植便已经飞身掠进了场中。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声声清脆的骨裂声,只见那名正好挡在陆植前行路上的持枪盗匪整个人都飞上了半空,一口逆血猛然喷吐而出!

    没有任何一丝迟滞,一掌拍飞那名盗匪后,陆植立刻便身形一转,如瞬移一般出现在数米之外的另一名盗贼身旁,握拳甩手便是一记单鞭轰在那人脑侧太阳穴上!

    只一拳,那人半个脑门都凹陷了下去,双瞳充血着朝侧方重重砸落,还未倒地之时,便已经没有了半分生息。

    鹰钩鼻瞪大了眼睛,惊怒的看着陆植在场中那大杀四方的身影,心中是又惊又怒。

    “哪来的泼贼?!居然敢寻我飞云寨的晦气!兄弟们,给我杀了他!”

    场中的群盗们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瞬间抄起手里的家伙,朝陆植冲去,满脸愤恨的表情,欲要将他大卸八块!

    啪!

    陆植如脑后生眼一般,头也不回便察觉到了那名从身后偷袭而来的贼人,反手向后一探便精准的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那人只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一只烧红的铁钳给死死咬住了一般,瞬间从口中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嚎。

    “啊!”

    “哼!”陆植一声冷哼,手中的力量顿时更加重了几分,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手臂就像是一根腐朽枯枝一般,被陆植一把折断!

    陆植夺过那人手中的长剑,顺手一剑抹过他的脖颈,将其了结。

    “啊..给我去死!”

    一名剃着光头的壮汉高举着手里的大刀,怒吼着朝陆植一刀当头劈了下来...更陆植比他更快!

    壮汉只是眼前一花,便已经失去了陆植的身影,随后才感觉到一股剧痛从胸膛之上传来。

    他眼神呆滞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才察觉到不知何时,自己胸膛上已经被斩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创口。

    这些盗匪,虽然凶残,但也不过只是普通人罢了,最多也就练过几手庄稼把式,与陆植这般得过真传的人相比,根本没有半分的可比性。

    另一边,陆植转瞬之间便已经杀出了群盗们的包围,然后径直朝着那名鹰钩鼻男子冲了过去。

    为防出现意外,他决定擒贼先擒王,先解决掉这个疑似盗贼头领的家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