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十一章.当场气绝身亡!
    有一说一,这鲜于通虽然是个无耻小人,但功夫却的确不错,毕竟也是一派掌门,而且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手上还没点功夫的话,那这一大把年纪可就真活到狗身上去了。

    而反观陆植,到底是常年宅在武当山上,与人争斗的经验还是太少,平时最多也就偶尔能和同门交手切磋一番,论实战经验确实比不上鲜于通。

    所以哪怕他功力还远在鲜于通之上,一时之间也还是拿不下他,反而因为心急的缘故,被那鲜于通瞅准了机会,打了他一掌。

    砰!

    一声闷响,鲜于通一掌拍在陆植肩头之上,将他击退,然后自己也赶紧一步跳出了战圈,神色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陆植。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路数?一个不过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居然有这么精深的功夫?!

    别看鲜于通似乎占了便宜,但实际上,在与陆植的交手中,他所承受的压力远比想象中大的多。

    他都已经使出了自己最为拿手的鹰蛇生死搏这门功夫,却连陆植这样一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都拿不下,反倒是自己被陆植的剑锋逼得险象环生,差点直接名声扫地。

    如果不是陆植争斗经验不强的话,恐怕他鲜于通这会都要直接躺地上了。

    再看陆植,即使一时疏忽之下吃了个小亏,被鲜于通打了一掌,也丝毫不见颓势,就鲜于通那点功力,连破开他护体真气的能力都没有,根本不痛不痒。

    鲜于通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就凭自己的武功,想要打败陆植,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他此刻看似占了上风,但只要等陆植摸清了他的套路,或是适应了这种争斗搏杀,那时候恐怕就是他落败之时了。

    ‘该死,这小子的功力还在我之上,不可力敌,得想个办法,收拾了这小子。’

    鲜于通目光闪烁,一只手已经悄然摸向了腰间,将一把折扇抓到了手中。

    别看这柄折扇看似平常,但实际上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与人交手时克敌制胜的最终底牌。

    多年前,这厮曾在苗疆与一苗族女子相好,事后又抛弃了对方,还盗走了那苗家女子的两对金蚕蛊,并依法饲养,将之制作成毒粉之后藏在了扇柄之中。

    自那以后,凡是对上敌不过的对手之时,这厮便会悄然掏出这柄折扇,按动扇柄机关,以内力将内里的毒**出,伤人而无形。

    多年来,依靠此等下作手段,他每一次都无往而不利,不知道有多少武功比他更加高强之人倒在了他这卑鄙手段之下!

    “哼!你这刁滑小辈,此前在天下众英雄面前污蔑于我,我今日便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报应!”

    陆植面露厌恶之色,这等卑鄙小人,居然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装一波正人君子,简直让人望之便心头厌恶,这等人还是早日送其下地狱的为好!

    既然用剑拿不下鲜于通,陆植索性便直接弃剑不用,摆出了太极的起手式。

    相比起剑法,他无疑更加精通从小便修行的太极拳。

    正好,那鲜于通使得也是鹰蛇生死搏的拳脚功夫,那就来试试看,究竟是谁的拳头更硬,更有力!

    “哼!”

    陆植一声闷哼,直接一记提手单鞭朝鲜于通抽了过去,动作凌厉刚猛,劲气勃发,饶是鲜于通都不禁脸色微变,不敢硬接。

    毕竟他的内力修为可比不上陆植,真要强行与他硬碰硬的话,恐怕用不了几招就得被震的气血翻涌,内息不顺了。

    而陆植得势不饶人,一击不中,立刻便又接了一记十字手,然后揽雀尾,云手...一套娴熟的连招打下来,鲜于通根本招架不住。

    ‘不行...相比起剑法,这小子的拳脚招数更加了得!再这样打下去,恐怕就扛不住了!’

    眼看着鲜于通就要落败,这厮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厉色,居然不退反进,举起手中的折扇便朝着陆植的面门直刺而来,颇有种要与陆植同归于尽的意思。

    陆植也是丝毫不惧,直接便一记进步搬拦捶,先一步狠狠的锤在了鲜于通的胸膛之上。

    咚!

    一声沉闷的闷响,伴随着几声隐隐的骨裂声,鲜于通瞬间口吐鲜血,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七八米远的距离,才重重的砸落在地,呕血不止。

    只见其胸膛之上都凹陷进去了一块,可见陆植这一击究竟有多重,他可是半点没留情,直接便下了死手!

    一时间,场中正在混战的众人都不自觉的纷纷停下了手来,目光震惊的看着陆植与鲜于通这边的方向。

    这...堂堂的华山掌门人,居然被这样一个少年弟子给打败了?!

    “噗...嗬..嗬..怎..怎么可..能?”

    鲜于通一边吐血,一边抬起一根手指,颤抖的指向了陆植,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嗯?!”陆植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空气中似乎带有几分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鲜于通掉落在地上的折扇,然后将其捡起,一把撕开了扇体。

    叮叮..

    几颗机括弹簧一类的机关零件掉落在了地上,随之爆开的还有一阵淡淡的淡金色粉末。

    扇子中居然暗藏着毒粉!

    “青植快屏住呼吸!立刻退开原地!”

    不用师叔们提醒,陆植便已经在第一时间抬手用衣袖捂住了口鼻,一步跳离了原地。

    但随后他才反应了过来,无论是纯阳无极功,还是他吸收了的龙元,都是世界至刚至阳,根本就不惧这些毒物。

    原来如此!

    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刚才鲜于通那看似同归于尽的招数,其实是在迷惑自己,实则是为了暗中给自己下毒!

    但他却想不到,陆植丝毫不受毒粉的影响,直接便一锤给他轰飞了出去。

    “呵...”陆植气急冷笑道,“没想到鲜掌门你还藏着这一手呢?堂堂一派掌门,却搞这种扇中藏毒的下作勾当,真是让人长见识了。”

    “哦,不对,是我想差了,毕竟像鲜大掌门这类,连杀妻害子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又更何况是向对手下毒这种事了。”

    “你..你!!!”

    鲜于通又气又急,先是败于陆植这样的少年之手,暗中下毒之事又被无情的在天下英雄面前公开....这岂止是名声扫地啊,直接都古代版的社会性死亡了啊!

    “噗!”

    身体加心灵的双重打击,让鲜于通再也支撑不住,一口夹杂着内脏碎块逆血直接喷吐而出,居然当场便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