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三章.张翠山回山(求推荐,求收藏。)
    而如今,吞下了龙元的陆植,更是体会到了纯阳无极功的不凡。

    有着龙元那堪称无穷无尽的精气补充之下,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可以畅快修炼的舒爽感!

    不再像是之前那般,运功一周天消化完先天紫气之后便只得停下修炼。

    就像是在干涸沙漠里只能一滴一滴计算着饮水的旅人,突然间发现了绿洲,有整整一座大湖的饮用水能任由他取用一般。

    他的功力,正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飙升速度上涨着....

    足足一天一夜的光景,龙元增长功力的效率才慢慢的缓了下来,大部分还未吸收的庞大精气也隐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之中,沉寂了下来。

    盘坐在地面的陆植缓缓睁开了眼睛,长吐出一口浊气。

    “呼...”

    强劲的吐息,顿时在屋内掀起了一阵劲风,吹拂的门窗都在微颤!

    一天一夜的修炼下来,他没有一丝疲惫感,反倒感觉一阵神情气爽。

    这龙元不愧为无上神物,哪怕只是稀释的,也同样让陆植大有收获,如今他的纯阳无极功,已然飙升到了第三层顶峰,距离第四层都不远了。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的话,陆植想要修炼到如此地步,至少也得花费上将近十年的光景不可!

    一份龙元,节省了他十年的苦修,当真是赚大了!

    “青植师弟,你无事吧?”

    就在陆植还在回味那余韵之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呼唤。

    原来是有人听闻他突破时的动静,特地前来问询。

    “多谢杨师兄关心,小弟无事。”

    陆植通过声音认出了门外之人正是自己这一脉的一位师兄,杨成虎。

    他起身便想要上前开门将门外的师兄迎进来,但他站起身来之时,才感觉身上有些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道袍居然已经尽数化为了灰烬。

    就连他座下的蒲团,都已经化为了一堆焦炭,乃至于地面之上都是一片焦黑皲裂的痕迹。

    “杨师兄还请稍待,小弟房中有些凌乱,先收拾一番,再来招待师兄。”

    “无妨,我便在此等青植师弟一会就是了。”

    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套干净道袍穿上,又匆匆收拾了一下地上的灰烬之后,陆植赶紧来到门前给师兄打开了房门,请他到屋内坐了下来。

    杨师兄进门之时,下意识便往地上那焦黑的痕迹看了一眼,心下有些好奇,但也没问什么,只是开口与陆植闲聊了几句,问询了一下他这几天的情况。

    虽然陆植闭关才不过几天的时间,但那动静可真一点都不小,尤其昨夜之时,他屋中更是烈光阵阵,映照的整个房间一片炙烈,都差点被误认为是走水了。

    好在当时三丰祖师也过来看了一眼,并言道,这是陆植的机缘到了,让旁人不要去打扰他,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才有人过来问询。

    “对了,青植,师兄这次过来,还要给你带一句话...”

    “我们的五师叔张翠山,带着他的妻儿回来了,大概再过两三个时辰,就该上山来了,师傅让我告诉你,到时候一起到真武大殿集合,迎接五师叔一家。”

    陆植挑了挑眉:“五师叔?”

    张翠山一家已经返回武当山了吗?这么说来的话,倚天的高潮剧情,也要就此开始了啊。

    杨师兄传完话之后,便告辞离开了,陆植也转身去了伙房,打来热水沐浴梳洗了一番。

    毕竟是武当五侠张翠山回返武当山这样的大事,还是要注意一下仪表的,毕竟他那便宜师傅宋远桥平时最注重这些东西了,他也不想等会见面的时候挨上一顿训斥。

    换上一件干净的海蓝色道袍,再仔细的梳理了一番有些糟乱的头发,结成道髻,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住,任谁看了也得赞叹一声好一位神采飞扬的俊逸道长。

    当陆植来到真武大殿之时,武当诸道大多已经来到了殿中,他来的还算是最迟的那一个。

    “师傅。”陆植走到一名蓄着三络长须的中年道人面前,行礼问候道。

    此人便是陆植那便宜师傅,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

    宋远桥闻声转头看了陆植一眼,朝他点了点头:“青植,过来吧,等会与我一同见过你五师叔。”

    “是。”

    陆植点头称是,走到宋远桥身后站定。

    “青植师兄好。”一俗家公子哥打扮的小少年小声的和陆植打了个招呼。

    陆植笑道:“青书你也好啊,最近武功和学业完成的怎么样啊?没偷懒吧?”

    没错,这一位如今才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家伙,便是日后那位人人喊打的奸猾小人宋青书。

    不过现在的他,还并没有变成那个心胸狭隘、行事狠毒的小人,依旧还是一位守礼有信,人人称赞的小郎君。

    陆植也挺喜欢这小子的,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崽....有他在,这小子日后甭想长歪成原著里那个悲哀舔狗!

    “青植,青书,别聊了,跟为父过来,你们的五师叔一家已经到山门前了,我们去接一接他们。”

    “好的,父亲。”

    “是,师傅。”

    张翠山一家已经上了山,来到了武当山门之前,真武殿前的众多道长们也纷纷动身前去迎接,可见张翠山当初在武当之中的人望,就算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这些人也依然记挂着他。

    陆植随同着宋远桥一起走出了大殿,没走几步,就刚好遇到了正抱着自己儿子张无忌,匆匆忙忙往真武大殿赶来的张翠山夫妇。

    “五弟!”

    见到张翠山那张熟悉的面庞,饶是以宋远桥这么多年的养气功夫,心中也不由的为之激荡,忍不住出声高喊,快步迎了上去。

    “大师兄!”

    两位师兄弟分别多年,终于再次重逢,张翠山也同样激动不已,但他此刻却是没有过多和宋远桥叙说兄弟情的心思,毕竟他的儿子张无忌如今身中玄冥神掌,都已经快不行了!

    “大师兄,师傅他老人家呢?吾儿无忌被人打伤了,如今身受重伤,还请师傅他老人家出手替他疗伤,救他一救!”

    “什么?!”宋远桥闻言也是一惊,然后下意识的看向了被张翠山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少年。

    这便是五弟的儿子,无忌了吧?

    陆植也好奇的看了一眼被张翠山抱着的张无忌,只见其双目紧闭,面色青紫,纵使在昏迷中都还在止不住的打着寒颤,可见其所中寒毒之深,之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