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31、凡人心由境转
    人还进来,这声儿就先传进来了。

    这货怎么又来了?

    哦,多半跟她娘一起来的。

    这么想着,谈陌正襟危坐,他将手中的书放下,也不起身迎接,只是双手合十,道:“见过小郡主。”

    啪塔啪塔跑到了谈陌身前,小郡主对谈陌这般显得无礼的行礼姿态视而不见,见到谈陌手里有书,就蹲在她一旁,好奇的问道:“小木鱼,这书你能看得懂吗?里面好多字我都不认识。”

    “能啊。”谈陌坦诚道。

    小郡主却小脸怀疑,她一把抓起,然后指着其中一行字,问道:“怎么念的?这一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谈陌看了一眼,然后嘴上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本书由陈贤居士助力编撰。”

    “啊?”小郡主不由拧紧了小眉毛。

    “经文在下一页,这一页都是在感谢的话。”谈陌仍旧很正经的说道。

    小郡主却不太相信,觉得谈陌是在故意让她丢脸,因为那一句话里面她虽然只认识一两个字,但那两个字和谈陌说的那句话里的任何一个字,都对不上,于是她绕到谈陌身后,直接推了他一下。

    没推动谈陌,她自己先因为反弹回来的力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呀,小郡主,你怎么坐地上了?地上凉,小郡主快起来,坐着对地板不好。”谈陌转过身,装模作样的要去扶她,继续一本正经的说道。

    “哼!”

    小郡主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子,然后拍掉谈陌的手,直接跑了出去。

    “善哉善哉。”

    谈陌眼底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他没开心多久,去跟王妃告状成功的小郡主,就领着莲花大师过来了。莲花大师直接让谈陌给小郡主道歉,然后罚他晚上给小郡主看门一宿。

    谈陌:“……”

    道歉他能理解,这看门是什么操作?

    “小师弟,你觉得什么是修行?”似乎是看出了谈陌的困惑,莲花大师出声问道。

    “修行?”

    谈陌不由沉吟,这修行不光是打熬肉身,炼化日月灵气就行,不然的话,莲花大师也不会那般在意各门各派的学问经意。况且他刚才看的佛经注释中,提到了心性修养。

    这修行,是身心合一。

    于是,谈陌这般回答了,结果莲花大师连连摇头。

    “小师弟,所谓修行,生活就是修行,事事都是修行。不过你说的很对,修行是身心合一,但你也说漏了。修行,是身、心、行。凡人心由境转,真人心能转境。小师弟,你的心性修为还不够,容易随境转。”

    谈陌闻言,不由有种醍醐灌顶之感。

    “这是其一。这其二,寺里面除了小师弟你,都不适合和小郡主共处。小郡主又太爱玩,外面的小沙弥贫僧是不放心,只能辛苦你了。”莲花大师继续说道。

    “是,我错了,师兄。”谈陌说完,便欣然抱着一床蚊帐去了小郡主住的僧舍门口。

    天气炎热,这高温到了晚上也不消停,倒是不用担心受凉。唯独要提防的,是那些每年夏天都要成群结队来一趟,还爱组队发红包的。

    莲花大师转过头,看了一眼门外,轻声唤道:“素素。”

    一阵风吹过,本该是热浪滚滚,但这阵风吹来却是凉意阵阵,然后一道身影从门外转了出来。

    是一名妙曼的年轻女子。

    体态婀娜,面容绝美。

    她掩着嘴,在轻声笑着,然后缓缓走进来,看了一眼莲花大师,说道:“你这么糊弄你的小师弟,真的好吗?”

    “贫僧可没糊弄他。”莲花大师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很严肃。

    “喂,我好歹出身灵幻界的白家,这什么是修行,我还不知道?修行如果那么苛刻,怎么不见耕家那个小姑娘被卡死三才境?她可是被誉为最有望修成她老祖宗境界的人啊!”白素素白了莲花大师一眼。

    外人只知道她白素素是滕王的郡王妃,但少有人不知道,她出身灵幻界的白家。

    莲花大师听到白素素这么说,眼角抽了抽,然后干咳一声,说道:“耕家那个可不是什么小姑娘,都快三十了。”

    “怎么?你又和她打起来了?她已经是三才境大后期,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白素素诧异道,她对莲花大师可是知根知底,不光是他两有一个女儿的关系,她和莲花大师还是双修道友。

    双修道友,说的并非男女情侣关系。

    而是因为理念三观相同,所以在修行上相互扶持,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一种关系。可以是一男一女,也可以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

    因此,当白素素听到莲花大师的语气突然转变,就知道莲花大师最近多半是在耕烟手底下吃亏了。

    “是贫僧有错在先,罢了,不提也罢。”莲花大师摇摇头,然后看着白素素,忽然说道:“素素,清廷已崩,滕王这个名号,也保不了几日了,你还打算跟着他吗?”

    白素素绝美的面容上神情一滞,随即就转过身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跟着他,难道跟着你吗?我敢跟你,你敢吗?”

    声音清冷无比。

    莲花大师低下头,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

    谈陌将蚊帐在小郡主的住处门口撑了起来,然后在地上摆一只躺椅,就盘膝坐上去,准备默诵心经。

    但这时,忽然有人扒开他的蚊帐,钻了进来。

    谈陌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你怎么还不睡?”他没好气的问道。

    莲花大师说的很有道理,事事都是修行,但他现在的境还不够,只能当个凡人,心由境转。

    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地方看门,换谁都不开心。

    “小木鱼,会讲故事吗?”小郡主没有丝毫已经得罪了谈陌的自觉,蹲在一边,小手托腮,眼巴巴的仰头望着谈陌。

    谈陌看着她。

    好吧,萌即正义。

    呆萌也是萌。

    于是,谈陌只好给她讲起了故事。

    然后,不出半个时辰,白天里可能是玩累了的小郡主就在躺椅上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这只猪……”

    谈陌无奈,正打算将小郡主给抱进屋,但突然他耳畔出现了响声。

    叮铃!

    声音徐徐传开,但奇怪的是,就好像只出现了谈陌耳边,其他地方都没有出现铃铛声,谈陌身边的小郡主也没有被惊醒。

    “这铃铛声……”谈陌眼中忍不住浮现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