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17、三教从来一祖风
    将鸡腿在放了蒜末的酱中沾了沾,谈陌大口撕咬起来。这鸡终究是没能及时放血,在水中浸泡了好一会儿,去掉血红色,才能煮。因此忙活到现在,已经是将近午夜时分了。

    这附近没什么人家,不过居然有一栋小洋楼。可能是哪个洋人在此修建的,因为宁嘉县远离战火,这几年都较为太平,所以每年都会有不少洋人来此定居。

    这些洋人,多数是带了不少财富过来,相对的还有不少护卫。至于没什么钱的洋人,基本是死在了路上。

    本地百姓,那些落草为寇的可能会放过一马,这些外夷之人,就别想了。

    莲花大师破门而入后,就将门拆了当柴烧。

    这小洋楼内什么东西都很齐全,还有大蒜等调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谈陌当时问过,莲花大师却是笑而不答,只催促他生火。

    因为谈陌背的竹箱里有两块火石。

    “师兄,你不是说今夜就知道是谁将林守田的尸体给分了的,怎么你刚才没问那两个?”谈陌含糊不清的问道,他吃的满面油光。

    莲花大师吃的不多,这会儿擦了擦嘴,说道:“因为他们已经回答了啊。”

    “回答了?”谈陌愣了愣,然后仔细回想了下,瞬间恍然大悟。

    女魔头。

    他们当时形容罗小莲的时候,用了女魔头这三个字。

    那两个是什么东西?

    至凶至戾。

    回答个问题,便需要人命为祭。

    能被这种东西用“女魔头”来形容的,那个女人又岂是善类?弱女子一词完全搭不上边,将一具尸体如此处理,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条河里有头活了一个甲子的黑鱼,早年可能不吃人,但现在吃不吃人,就不好说了。每年那条黑鱼都从东游到西边的石镇,又从西游到东,从不离开那条河。林守田没了一半的尸体,多半是被罗小莲分地方扔下河后,让那条黑鱼给吃了。”莲花大师这时候如此说道。

    谈陌闻言一惊。

    活了六十年的黑鱼?

    那么这条黑鱼得多大啊?

    “一条黑鱼,能活这么久?”谈陌下意识的这样问道。

    “那是师父养的黑鱼,跟了师父十几年,师父一直舍不得吃。在跟师父前,那条黑鱼就活了十多年。后来师父圆寂,贫僧就将那条黑鱼扔河里,想让它走前留个种,本以为那条黑鱼活不了几日,哪成想去年下山访友的时候,那条黑鱼找贫僧帮忙,说是石镇上有个道士做人不地道,给人算卦,十卦里必准五卦,害得它的子孙被渔夫抓走不少,让我去教训那个道士一顿。”

    莲花大师说到这,就微微摇头,“不过贫僧没答应,那条便说贫僧不讲道义,不念旧情,可能会怀恨在心,他日你若夜里头遇到浑身带着鱼腥味的人,千万别提贫僧和师父的名号,不然你会遭遇不测。”

    “是,师兄。”谈陌连忙点头。

    莲花大师这意思他明白,那条黑鱼多半是成妖了,而且能耐不小。毕竟是伴随大摩僧十几年的黑鱼,听经那么多年,要是没能修成什么道行,那么这条黑鱼绝不可能活那么久。

    于是谈陌问道:“师兄,这妖鬼,是如何区分它们的强弱?”

    “这个有先人给分好了,因为没有妖鬼对此表示异议,所以一直沿用到了现在。妖鬼的从强到弱,是四个字——殁、拘、虎、蛇。”

    “殁级、拘级、虎级、蛇级?”

    莲花大师微微颔首,给谈陌仔细解释道:“蛇级形容的,是有毒蛇之毒,这一类妖鬼,遇到了少不得要大病一场,便是丢掉性命也只是寻常。而虎级,说的是下山猛虎之狠,这一类妖鬼,一旦撞上,往往是有几个人死几个,满门被灭的事情时常发生。”

    “至于拘级和殁级,便是我遇到了,也只有一个死字,就没有详细了解的必要了。”莲花大师说到这,忍不住双手合十。

    谈陌尽管面无表情,但这会儿已经听得心里很不安,他咽了口唾沫,问道:“师兄,那么之前梁祝石像下的,是虎级吗?”

    莲花大师摇头。

    “蛇级?”谈陌心中一凉,那两个东西,可是能知方圆十里之内夜里发生所有的人事,神通不可谓不大,居然只是蛇级?

    莲花大师还是摇头。

    谈陌不由松了口气,说道:“原来是拘级,难怪这么……”

    莲花大师微微摇头,打断谈陌的话:“那两个,单个的话连蛇级也算不上,加起来才勉强算是蛇级。那害死你全家,贫僧也不敌的青眼,则至少是虎级。”

    谈陌的双眼一下子瞪大。

    单个的话,居然只是不入级?两个才勉强入级?

    “那么这六御之上,还有哪些境界?”谈陌满眼希冀的看着莲花大师,真希望莲花大师说出一连串的境界,最好是能直达飞升,然后飞升后还有一大堆境界的。

    不过,莲花大师的回答,让谈陌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六御之上,是三才。”

    “天生一物变三才,交感阴阳结圣胎。”

    莲花大师缓缓说道。

    “三才?”谈陌的眼神一动,他迟疑着说道:“天生一物变三才,这一句话,不是出自道门那一边的?”

    莲花大师点头,“正是。”

    谈陌错愕。

    莲花大师见状笑了,他用手轻轻敲了敲桌面,说道:“师弟啊师弟,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门户之见却这么重。你要知道,儒门释教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啊!”

    “多谢师兄解惑。”谈陌双手合十,心里很懵逼。

    他没想到,在这里的门户之见居然这么淡。

    “吃好了,那么就去休息吧,明儿去交差领了赏银,然后便要去那位张大人的府上了。”莲花大师说着,将手腕上的念珠取下,递给谈陌,“小师弟,今夜不要躺着睡,若是实在不安,那么就拿着此物诵经一宿。”

    谈陌一愣,然后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之前问这栋小洋楼里没什么人的时候,莲花大师笑而不答了。

    不是没有人。

    这地方有“人”!